Shiuyear-Siren-suShies

(趴)
是个渣
希望自己能争点气
皮癌沉迷中
重度皮癌晚期 没救了这人
皮癌和猫猫最可爱。
凹凸淡圈中

没了( ˙˘˙ )
(趴)

PinKeye(2)(3)(4)——皮癌中心(cp未定)

 ※O!O!C!注!意!
※小学森文笔注意,注意。注意!
※暂定cp:陆皮/皮陆
※日常好呀日常真好
※emmm好像没什么了……接受的话?go↓

————————————正片—————————————

  良久之后,黑暗里的那个声音带着无奈的叹了口气,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紫发男人。
   皮看了看那人,说到:“哟,领头的终于要出来啦。我还以为你还要再放几波小兵让我再刷个几级呢。”
   那人苦笑着说:“我没那么蠢好不好,况且想召集这些小兵也是需要资源的,可没那么多多余的给你练手,我自己都心疼。而且我可不是BOSS,是那个男人想见一见你。”
“见我?怕不是想拉拢我啥的。先提前说一下啊,报酬不丰富我可不干。”
“你倒还挺自信的啊?你也怼我们有段时间了吧,就不怕是陷阱吗。”紫发男人眉头微微一挑。
“事到如今你们追我也追了那么久了还没弄死我,那我就有把握全身而退。”皮用他那红色眼眸看向紫发男人,眼底暗流涌动。
“……你果然很棘手啊。那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鄙人姓陆名之遥,你可以叫我神奇陆夫人。”
“陆之遥……吗。那好,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哦,老陆?”
   陆夫人突然一愣,一股异样的熟悉感从心底油然而生,但也只是一瞬。陆夫人脱口而出:“我们,以前见过吗?”
   皮却没有回答。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正当陆夫人想着要不要换个话题的时候,皮突然起身走到陆夫人身旁,手一搭便勾上夫人肩膀,嘴角又微微扬起道:“老陆啊,要不要陪我喝一杯啊?反正今晚你是没什么事了对吧?”边说还边往最近的酒吧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陆夫人没好气的拍开皮的手:“别说的跟那什么似的,我可没那么闲。不过只是今晚的话……算了,走吧。”
   皮嘿嘿笑了几声,跟上前去。走出小巷,陆夫人突然停了下来,皮就问:“咋了老陆?”陆夫人看着皮,缓缓道:“你……就这样走在大街上?”皮看了看自己身体,除了衣服有点擦痕和头发有点凌乱,乍一看没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便又抬头看了看陆夫人表示疑惑。
   陆夫人又叹了口气,指了指皮的脸颊,皮下意识一摸才反应过来,在刚才的打斗中身上脸上都粘上了血迹,笑着说:“啊—见血见多了都习惯了,下意识的就忽略掉了,老陆你稍等片刻,我去买几个橘……啊不是换完衣服就来。”说完便一路小跑跑掉了。
   陆夫人还没来得及叫住他,只得手停在半空看着皮远去。突然觉得这个背影有点遥远,有点遥不可及。

———————————————————————————

   陆夫人坐在酒吧里,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浅黄色液体透出夫人绿色的眼眸,显得深邃而混浊。夫人一口气全闷下,望着里面的冰块发呆。
   此时门被打开了,皮穿着一身休闲装走了进来,对着调酒师说了些什么,便坐到了陆夫人旁边。
   看着皮坐下,陆夫人心中不知为什么像是松了口气,似乎那种这个人随时都会消散的感觉消失了。虽然陆夫人感觉仍旧不大好,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一旁的皮面前已经摆上了一杯暗红色鸡尾酒和一份……芒果沙冰。
   陆夫人:“……真没想到你是那种会吃这种东西的人啊。”
   皮一本正经道:“只有芒果沙冰和猫能治愈我的心。”
   陆夫人:“……你这种心还需要治愈的吗……等等,该不会你每次完成任务都会来这儿吃吧?”
   皮:“bingo——很好吃的,老陆你也尝尝吧?”
   说完一个勺子就伸了过来。陆夫人看着那一大勺,其实心中还是有点心动的,但自己的心绪还在纠结刚才那种感觉,便一下子没了反应。
   皮看陆夫人愣住了,又说:“吃不吃啊?不吃我吃了啊,这一勺我还是免费给你的呢,要别人这一勺要700呢。”眼里是可以看见的期待?还把勺子又凑近了点,几乎快贴上去了。
   陆夫人听到这思绪总算拉了回来,不禁笑了出来,做投降状:“行行行我吃行了吧。”就吞下那一大勺,差点没被冰死。陆夫人一边无奈的忍受着冰冷一边看着皮在那儿坏坏的笑,想着皮现在这样就如同一个没长大的熊孩子一样。看着皮又吃起来,突然感觉哪里不对,但又没发现哪里不对,便没有去在意。
   很快冰沙就被吃完了。皮端着那杯鸡尾酒一点一点的小口喝着。陆夫人看着都觉得有点累,便说:“皮啊我说你这样喝有什么意思,酒还是大口一点才有味道吧。”皮不只是困了还有点醉了,有点晃晃悠悠的说:“我这是在品尝,品尝你懂么?一口闷…哪里好了………”还没说完皮便头一歪倒在陆夫人肩上睡着了。
   果然还是困了吗。陆夫人看着皮的睡颜暗暗想到。其实陆夫人完全可以借着现在的机会将这个劲敌消灭掉,但他没那么做。
   为什么呢?陆夫人自己也都不知道原因,或许是因为这个人在自己面前所展示的松懈吧,亦或是别的什么。要是在别人看来一定以为这两个人是要好的挚友吧。
   陆夫人将皮带回自己的住所,把他放到了自己床上,收拾了一下然后自己也躺了上去。

———————————————————————————

   陆夫人看着皮的脸。那确实是一张称得上是英俊的脸,睫毛意外的长,双唇紧闭着,眉头也微微皱起,似乎睡得并不是很安稳。
   陆夫人伸出手,摸了摸皮的脸蛋。嗯,和想象中一样的好手感。陆夫人被自己的举动和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
   陆夫人起身想去洗一下脸,但上身才起来一半又被人拽了回去。转头一看,皮正半眯着眼含糊的说了句:“不要走。”声音稍稍有点嘶哑,然后又躺下睡着了。陆夫人想挣脱却没料到皮用的劲这么大,一下竟没挣开。于是也懒得继续挣脱了,就任由皮拽着。后来也不知啥时候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将近中午两人才逐渐醒来。陆夫人这一觉是睡的浑身酸疼,本来皮只是拽着陆夫人,但到了后来皮就变本加厉,慢慢的整个人都贴上了陆夫人,陆夫人被压的动弹不得,就造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皮倒是丝毫没注意这一点,抬起半个头睡眼朦胧的看了看四周,又把头放回去想再睡个回笼觉,结果被陆夫人一巴掌从身上呼开:“起床了再睡成猪了皮。哦不对你现在就是头猪,差点没压死我。”皮被拍到一遍,没啥反应,过了半天才从鼻子里飘出一声意义不明的轻哼声。
   陆夫人也不管他了,起床洗完漱便去做午饭了。很快菜香飘了出来,飘到皮的床上。皮突然抬起了头,然而眼睛还是闭着的,抬了几秒又垂了回去,然后又抬起来又垂回去,显然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来叫皮的陆夫人目睹了一切,不禁笑出了声。上前两手捏住皮的脸蛋就往外扯:“起——床——啦——P——I——”嗯,趁机再捏两把过过瘾这种想法陆夫人才不会说呢。
   皮这才半睁开眼睛,因为陆夫人的扯动而发出无意义的嗯嗯啊啊声。陆夫人看着眼前的情景:皮的双眼因生理反应而泛着一层水幕,双眉微微皱起,脸蛋被陆夫人捏的泛着红,嘴里还发出了奇怪的嗯嗯啊啊声……不对不对停一停停一停,这场景怎么想怎么不对。陆夫人赶紧松开手,走出房间进了厨房。
   皮还蒙着呢,看见陆夫人走了才清醒过来,草草洗了漱,就急着吃饭。不得不说陆夫人的厨艺是真好,吃的皮连连称赞:“不愧是被称为‘夫人’啊,老陆你啥时候也教教我呗?”陆夫人好笑道:“得了吧好好吃你的饭去吧。”皮嘿嘿笑了两声也便继续低头吃起来。
   一顿饭很快被风卷残云消灭干净,皮满意的拍了拍肚皮,发出了一声战神之咆哮。
   陆夫人看着皮那一副懒散样儿也就随口一问:“诶对了皮啊,那你以前都住哪儿?”皮身形顿了顿,眼神闪了闪:“啊…就在我一朋友家,”随后又恢复了懒散样儿:“怎么?还舍不得我走了吗?”说完还带上了一个微笑。
   陆夫人看着这张欠揍的脸努力克制住心底想给他一拳的冲动,也一脸微笑的回皮:“呵呵,想你妹。”然后无视掉皮说的“但我没有妹妹啊”将皮的衣服扔到皮身上。
   皮默默穿上衣服,那上面有着淡淡的洗衣液和阳光的味道,很是好闻。皮双手环抱膝盖,头歪着轻轻放在膝盖上,突然开口:“老陆啊,所以你们那BOSS打算什么时候见我啊。”陆夫人收拾的动作停下了,眼神也深邃了下来。
   时间仿佛静止了。
   良久,陆夫人微微歪过头看向皮,幽幽说道:“那要看你什么时候来了。”
   皮闻言不语。又是一阵沉默后,皮起身走到门前,背对着陆夫人轻轻说:“那么下次再会吧,陆之遥先生。”然后推开门一把关上,不带一丝犹豫。
   只有一人的客厅显得有些清冷。陆夫人看着手边桌子,在那块本来应该没有任何图案的角落,赫然有着一个像是用指甲划出来的“A_Pi到此一游”。
   陆夫人扯了扯嘴角,也轻轻的说了句:“笨蛋。”

tbc...

PinKeye—(cp未定)

※O!O!C!注!意!
※暂定cp:陆皮
※没错是个新坑……额我知道我接龙还没弄好但是相信我马上立即现在就会去……额…等、能不能等我考完试再补呀(つд⊂)
※emmm设定还未定…黑社会设定??差、差不多吧……
※我……我为什么要写战斗场面……感觉自己石乐志……
※emmm好像没什么了……接受的话?go↓

————————————————

第一章

   皮站在高楼上,享受着晚风带来的丝丝凉意,红色眼眸似是随意的瞟着路上流动的车辆,慵懒的神情配上微微勾起的嘴唇无不透露着这个人的好心情。
   然而他身前枪支的光泽和袖子里的短刀却彰显着此人的目的并不是欣赏晚景。

  大约过了一刻钟,他才有了动作,他带着手套的双手轻轻摸上身前的狙击枪,瞄准镜的中心是在三条街外的一个不起眼的酒吧门口,嘴角上升的幅度更大了。只听他开口自言自语道:“没让你暴死街头已经是对你的大恩了,感谢我吧。”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几秒钟后,一个光头从那酒吧里出来,神情中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的神色。他快步走向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车,刚坐下准备离开。然而在他启动车子的一瞬,一发子弹同时出堂连带着车窗玻璃精确的穿透了他的太阳穴。玻璃碎片划过他那张已经定格住了的脸。

  皮也不管那些从街道的阴影里冒出来的黑影,甚至连狙击枪都没拿就转身离开了楼顶。
  他不紧不慢的下了楼梯,出了高楼,看似无意的拐进了一个小巷。
  面前是十几来个身着漆黑的高大男人,气势汹汹的显然不是友军。  “来了吗?比想象的晚了点啊。”皮有些戏谑的笑了笑,红色眼眸在月光的照映下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然而对方并没有理会,在最前面的三个人已经冲了过来,中间的拿着枪朝着皮就是三下,皮俯身躲过,上前朝着脑门就是一拳,然后往右一个扫腿将一人踢倒后又是一拳,同时倚下身躲过两颗子弹后抽出袖中短刀往后一划便割破了身后那人的喉咙。
  剩下的人拿着枪不断的开火,皮拿着一个人作掩护快速逼近人群,把尸体往人群一扔后拿着刀往前一划,也不管有没有划中就一个翻滚滚进人堆里,顿时场面就混乱了起来。
  皮在人群中穿梭,手上短刀直揪着人的脖子划去,速度之快眼睛几乎都跟不上。这是皮又跳出人群顺手拿起一具尸体的手枪就是几个点射。将子弹用完后就已经只剩下四五个人了,皮近身迅速解决掉了他们,正想擦擦脸上血迹,突然头一偏,瞬间掠过一阵风,子弹擦着耳朵带去几丝发丝 。
  皮默默走向角落那个奄奄一息的人,皮鞋的脚步声在小巷里回荡。皮一脚踩上那个人,半蹲下盯着那个人的脸说:“枪法不错嘛,小伙子,可惜那是你的最后一发了。”说完拿起旁边一把手枪,对准了那个人的脑袋。

“等一下。”突然一个声音从小巷深处的黑暗传来。

皮撇了眼那片黑暗,突然笑了笑,手指扣动。

“砰——”

———————tbc.———————

中二摸鱼小短篇[p陆/陆p]

※终极ooc 请勿代入真人
※短小!短小!!短!!小!!啊!!!
※就就就是些很俗套的东西……什么分离后的想念啊什么的……(目死)嗯很辣眼睛(。
(顺便说点废话……)
※啊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天哪我怎么会写出这种x到过头的东西
※亡了亡了我想弃坑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甚至还想开个新坑啊不行了这人没救了我也很绝望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正文————

月黑风高夜,可问与谁念?
微风甚好,只是可惜少了一个温度,一个可以依靠的温度。
空气清新,只是可惜少了一份呼吸,一份可以安心的呼吸。

紫发人颔首,一双碧绿眼眸灵异而空洞,似是失了魂。
红发人抬首,一双殷红灵眸妖艳而高傲,似是失了神。

两道视线于十次元中穿梭,于三次元中相交,于二次元中相融,于一次元中逝去,于零次元中消散。最终变幻成这天地。

想见你。

这天地也只是表达着这一句。简单,复杂。

想见你。

绿与红也只是重复着这一句。逃避,面对。

想见你。

想见你。

在同一秒内,
抬起双臂,向前伸展,

怀抱。

是你的味道。

————END————

[p陆/陆p]某校的某对纪录委员②

emmm算是过渡段吧……反正我感觉我是写不出什么正儿八经的剧情的……啊我好怕我坑了啊————大概就是忧虑陆和直率皮?
※emmmm是来自于 @殿下 的纪律委员设定√
※cp:p陆/陆p
※终极ooc,请勿代入真人!!!
※小学文笔,没写过多少文emmmm就就就凑合着看看吧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求您了
——正文——

〈日常的一天〉

  “铛——~铛——~铛——~铛——~”

  伴随着悦耳的下课铃的响起,高三4班的门口也准时蹲着一个人,这一层的同学们对此显然都已经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了,况且也没有啥人敢找纪录委员的茬就是了。
  “皮。”门被打开了,里头探出个头来。瞬间被称为皮的少年就挂在了陆夫人的身上,如果忽略掉他身后就快要具现化的疑似怨灵的东西的话这一幕还是足以让众多腐女们尖叫的。
  “夫………夫棱………………餐……午餐………………(目死)”
  夭寿啦xx校园一知名纪录委员竟饿死在四班门口!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算了吧不存在的要真这样写那第二天就见不到新闻部了。
  回到主题。现在的皮癌正坐在陆夫人的旁边愉悦地享用着丰盛的午餐,虽然按理说随意串班是违规行为的来着,而且委员要加倍扣的来着……

  老陆啊滥用私职可不好哦。

  总之皮癌的早午餐是由夫人负责的这一事实已经是无人不知了。
  “等价交换,我当你的打手小弟兼跟班兼保镖你来负责我的饮食起居 等等”←皮癌如是说到。
  ……乍一看感觉很亏但再一想是这熊仔儿就更加的感觉亏的巨tm大发了。←陆夫人如是想到。

  虽然最后肯定还是答应了。
  所以事实证明,恋爱确实会使人石乐志。

  “陈皮啊。”
  “啥事儿?”
  “……你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狼吞虎咽的人手上的动作骤然停止:“!……水、水……”夫人慌忙递过水杯,看着他几大口下去,俨然一副活见鹿、哦不是鬼的样子:“哈——?我?受委屈?”
  “但是……你最近吃的量跟猪都有的一比了啊哈哈哈哈”
  “呵呵那你岂不是有八百头猪那么多”“哎呀彼此彼此不敢承让不敢承让。”顺手还给皮把嘴边的汤汁擦了擦。

  日常任务:互怼(1/1)√ 额外任务:发糖(1/1)√

  坐在前排的同学:你们吃个饭就好好吃饭行不行(´・_・`)心累…

  当距离上课还有三分钟时,皮终于站了起来准备回教室了,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

  “皮。”
  “嗯?”
  “……”
  “没事。”

  明知故问,也有点太傻了啊……… “唉。”“!”

  两人身影悄然相拥。

  “我说过的,”头顶传来的声音,“我已经是你的所有物了。”

  夫人感受着对方脖颈上传来的温度,瞌上了眼。

  “好好好,我会对你负责的。”是溺爱的语气呢。

  “铛——~铛——~铛——~铛——~”

  “啊。”听到这铃声与想起下节课是麦扣的课的皮癌心底一凌,留下句还没说出来的“亡了”便使出他追赶公交般的速度离去了。这样一想来便知要是在麦爷的课上迟到会是什么后果,总之是不会好受的就是了,不过再怎么严厉的人也总会有软肋的。
  夫人望着那离去的身影,就这样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一丝在常人看来很微妙的笑容上完了下午的课(。

————tbc.————

诶嘿⊙▽⊙

刀耳兔:

一个陆P群,现在还在建设期中来着XX
群号126946182欢迎来玩_(:з」∠)_

[p陆/陆P]某校的某纪录委员①

啊——写着写着就写偏了——明明是想直接一发小短篇就完了的——结果满脑子都想着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了——啊——不行啊不行啊————
※emmmm是来自于 @殿下 的设定√
※cp:p陆/陆P
※小学文笔,没写过多少文emmmm就就就凑合着看看吧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求您了
————正文————
  两个少年迎着微风站在天台上,太阳很是有灵性,若隐若现于云中但又无比清晰的将两人的身影勾勒出来,那依靠着的样子无不显示着两人关系的密切,虽然他们之间的对话并没有什么营养。

  “啊——真是累死了……明明老陆你自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把我叫来啊——”粉红色头发的少年先开了口,语气里满是抱怨。
  “请这位陈皮同学有点纪录委员的自知好吗???有人见过哪个纪录委员天天上课睡觉吃东西还衣冠不整???我记得我和你说过起码在学校里把头发扎起来吧???”另一位紫发少年同样也是一肚子怨气。
  “诶——但是扎头发太麻烦了……而且,反正你不会扣我分的不是嘛?”少年笑得很贼,是那种一看就想来一拳的表情,虽然肯定打不过就是了。
  “……唉”紫发少年叹了口气,不知是出于无奈还是出于溺爱。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纪录委员的……”
  “我也不想啊我也很绝望啊鬼知道那些主任怎么想的……虽然我总觉得这个票数不对劲啊。”
  “嗯?哪里不对劲了?你是想说投你的里面大半都是你的小粉丝吗?”
  “哎呦你敢说投你的里面没有你的女粉丝???”
  “有肯定是有啊,但你也知道这个票可不是所有人都能随随便便得到的。”
  “对啊,所以说为什么一张票要费这么大劲才能得到呢?或者说,为什么要完成那些任务才能得到这张票呢?”
  陆夫人没有接话。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去校长室放假条时偶然发现的那份名单,皮的名字赫然在列,后面还跟着串数字“044”,是他的生日,第二页则夹着皮的各种信息。他又想到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学生暴动行为。陆夫人相信皮癌也多多少少察觉到了,这些事件的背后。
  两人陷入沉默,但他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太阳终是露出全身,将夕阳照射过来,但却感受不到一丝温度,于是连那地上的影子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不过话说回来,”夫人突然轻轻一笑,看着皮道,“我要是不叫你你不还是会自己找过来吗这位陈皮同学。”
  “……唉你这个老陆很不行啊迟早会被堵的我跟你说。”
  “但这不是还有你吗。”

……笑意都快要从脸上满出来了。

  “老陆。”  ———我就心甘情愿被你俘虏。
  “嗯。”     ———我将倾尽所有与你相伴。

————tbc.————

来自于 @殿下 的记录委员的设定wwww

emmmm上不动色了已经……所以就先这样吧……(跪)

emmmm日常辣眼睛……

emmmm应该还有个后续……但是已经画不动了所以应该是以文的形式发出……

最后赞美大大√

emmm没什么实际内容的小短漫
辣眼睛注意
终极ooc 请勿代入真人

那么问题来了:

lady陆看的到底是什么书呢?

极有可能成为遗照的一张…………

谁来教教我咋上色啊qnqqqqq

emmm
还是鱼啊

不知为何画了画偶像皮……emm莫名感觉皮癌的发型真的好适合偶像啊…什么?父子陆P?不存在的。

就……肝不动了,老了(不)

啊,内含一辆老年代步车,终极ooc,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的产物,这是真的ooc到无边界了……

天哪我废话怎么辣么多……